Dingwall 2012年訪談

文:Adam Phillips, Bass Players United 翻譯:GFG music 圖:Dingwall

鬆散、柔弱、遲鈍,常被用來形容五弦bass的low B。Sheldon Dingwall ,用嶄新方法突破了傳統bass設計的限制。目前全球有17個國家可買到他的bass,更有許多傳統大廠開始跟隨他的設計腳步。

 

甚麼原因驅使你開始製造樂器?

我天生就喜歡自己動手做。當我對某些事情有熱情時,我就會朝思暮想用盡辦法去突破改進。吉他一直都是我心所愛,而我也設計過鼓、自行車零件、滑板,甚至還有醫療設備(因為那時候我玩滑板而摔斷腿)。除了滑板和吉他之外,其他設計都只是樣品。我一直對吉他外型很有興趣,我首先嘗試設計鎖定顫音系統(locking tremolos)。我有聽過Floyd Rose,但在加拿大買不到,所以我才想自己做。過程中,我吸取到許多設計知識。

3-Tone Sunburst Carvedart by Sheldon Dingwall

你有正規的製琴訓練嗎?

我不算受過正規訓練,從11歲就沒上過美術課了。然而,設計卻是我工作中最重要的部分,我用堅持來彌補訓練不足。Super J的琴頭就修改近一百次,才有辨識上的熟悉感,卻又帶一點新鮮的東西。我目前在做的,就是重繪和精製每個型號的零件。這是很重要的工程。

  高中時,我是物理宅男。那時我對木工和金屬加工沒興趣,如果當時有就好了。我中學時讀了4年的電子學,很難想像若沒有這些基礎,我現在要怎麼做樂器。之後,我在我叔叔Alf Wilson的門下當學徒,我學了木工、金屬加工和上漆修整。他的店充滿用水管做的帶鋸條、用舊發電機做的木工雕刻桌台等各樣重複利用的東西,那簡直就是男人的天堂! 

  另外一個對我很大的影響是Fury Guitar的Glenn McDougall。Fury是加拿大第一個電吉他製造商,他的店距離我老家一英里左右。他在吉他製造上有極大天賦,是真正的天才。他指導了我許多年,不管在加工和製造上,我永遠都無法像他一樣,我在他身上學到了非常多。

Super J的琴頭

你是吉他手,怎麼想要製造bass?

這一切是從一個找五弦bass的bass手開始,他要找完美的B弦。之後,我問過一些bass手,結果事實是,傳統改良方法並不太有用。我一生的時間都待在鋼琴前,所以我知道低音B弦怎樣聽起來才是對的。而我看到的問題是,要怎麼延伸bass的弦長,卻又不影響人體工學。

  有一天,我打開Guitar player magazine,看到了Steve Klein(我最崇拜的製琴師)為Michael Hedges(我最崇拜的吉他手)用Novax fan fret system打造一把電吉他。就在這個靈光一閃的時刻,開啟我的製作bass之路。 一兩個月後,我在弦樂器工匠大會上碰見了Ralph Novak,我們非常合得來,隨後就立刻達成協議,要用他的Novax fan fret system來開發我的bass。在這裡我想要強調一下Ralph的貢獻。雖然fan fret在幾百年前就有被使用過,但也被遺忘了很長一段時間,而Ralph就是那個讓它在現代開始發展的人。他花很多時間去解決困難、投入於專利程序、推廣理念等等。他是個十足的天才!

 

你有用CAD(電腦輔助設計)或是CNC(電腦數值控制車床)來製琴嗎?

我從90年代早期就在用CAD,2001年開始使用CNC。我用過鉛筆畫和手工機器,也用過CAD和CNC設計打造了很多把吉他;我尊重前者,但我比較偏好後者。CNC(我負擔得起的那種)不是省力設備,反而需要很多時間和精力去學習。它在某些地方會限制你,但某些卻讓你更自由地發揮。

  興趣用和工業用CNC,等級上有很大的差別,後來我們就轉成工業用CNC,我們用這台車床做出的零件精度和品質,都非常的優秀。然而,那些討厭用CNC的人不懂的是:最終,不管你用的是CNC還是傳統的木工雕刻機,90%的樂器製造還是靠手工的。差別在於,用功能強的機器,搭配高品質的設計圖,明智地使用工具和固定器,我們就能花較少的時間去修正設備帶來的限制,而多花心思在更美的烤漆,還有提升樂器手感和品質。

Dingwall使用CNC來加工琴身

Fan fret可以說是Dingwall bass中最突出的設計。可以解釋背後的理念是什麼嗎?

Fan fret就是樂器上的複合式弦長。一直以來,鋼琴和豎琴的弦皆是採用這樣的設計。鋼琴和豎琴都包含廣闊的頻率範圍,然而每根弦都有相似音色。沒有複合式的弦長(低音弦較長,高音弦較短),就無法達到這樣的效果。

  為了把複合式的弦長用到指板上,我們需要量好琴橋和上弦枕的角度和距離,讓bass的低音側長一點。上弦枕和琴橋偏向相反的角度,讓指板在兩者之間變成扇形。 我們通常都被叫做Low B愛好者。一旦你有聽過我們的37吋長B弦現場演奏,你就能明白為何了。使用fan fret有一些微妙的好處,就是你可以同時使弦的張力和音色更平均。若是使用單一弦長的樂器,你就不能達到這樣的效果。

Dingwall以fan fret作為代表

你在bass上用了哪些木材?

我們使用的maple、alder、swamp ash、northern ash、walnut和mahogany。我們之所以能走出自己的路,就是因為我們善用不同密度的木材。傳統方法是將不同密度的木材,用在琴正面和背部來修正整個弦組的音色。但fan fret影響了我們的思想;低音弦的需求和對高音弦的需求並不一樣。在低音側,我們採用最堅硬的木材,來增加延音和清晰度;相反地,在高音側,我們採用較最柔韌的木材,來增加共鳴,並抑制不規則的高音。在高階的型號上(如Prima Artist, Lee Sklar, Z-series),甚至結合兩個不同密度的木種:高密度的用在低音側,低密度的用在高音側。

  稀有且美麗的木材,通常只是影響琴的美感,並不會改善聲音或是使琴的結構變得更堅固。然而,卻要也不要低估美感的重要性。音色很重要,但如果樂器外型不吸引人,想要拿起來彈的人就會少很多。

  還有一個我們很注重的地方,就是選擇穩定的木材。我們的位置具極端的氣候。在冬天到零下40度,平均濕度15%;在夏天,30度以上,平均濕度75%以上,因此我們特別會察覺到氣溫和濕度對樂器的影響。我們時常聽到顧客回饋意見,說琴頸有多麼穩固。事實證明Dingwall琴頸送回維修的機率,低於百分之一。

Dingwall的雙密度琴身

什麼是你工作中最大的回報?

我真的很愛我的團隊,他們很有才華,跟他們聚在一起真的很好玩。我也真的很喜歡我們的顧客,大家就像兄弟一樣相處得很融洽,總是互相支持著。我喜歡工作帶來的無限挑戰,我時時刻刻都是全力以赴。

 

對一些有興趣成為製琴師的人,你會給什麼建議?

這真的要看你住的地方還有生活費用多寡。所有的藝術家都需要空間和時間去磨練他們的手藝,之後才能開始以此謀生。不管你多麼有才華,這都需要花好幾年的時間。我最好的建議是,先把你自己安頓在一個待遇不錯的職業或企業中,且讓你有足夠的時間去安排自己的時間表,你就可以存錢買更好的工具,更能去享受過程,而不用承受經營藝術企業的負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