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ingwall 2016年訪談/Bass Guitar Magazine

文:Bass Guitar Magazine/Silvia Bluejay 

圖:Sheldon Dingwall & Adam Nolly Getgood

編譯:GFG music

發表: 11/14/16

 

『若要在bass上設計出正確的弦長,這把bass會非常的大。我原本放棄了,直到我看到Steve Juan做給Michael Hedges的一把fan fret吉他。我立刻告訴我自己,我要用這種方法做bass!』

 

你是如何開始製作bass,進而使得fan fret成為你的招牌?

三歲時,我家有一檯鋼琴,我仍清楚地記得我伸手去彈奏,而低音弦聽起來是如此的飽滿。我深深地被這樣的聲音給吸引。我在十五歲的時候,開始接觸到Stanley Clarke,才漸漸了解bass這個樂器。當我開始製琴後,我和bass手討論他們的需求,他們非常想要一把有厚實Low B的五弦bass,但市面上的產品卻無法滿足他們。所以我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去詢問鋼琴製琴師,了解鋼琴是如何運作的,還有為什麼他的低音聽起來這麼棒。之後我就開始研究弦長對聲音的影響。

  回想起來,這不是簡單的一件事,因為若要在bass上設計出正確的弦長,這把bass會非常的大。當年是1992年,我原本放棄了,直到我看到Steve Juan做給Michael Hedges的一把fan fret吉他。我立刻告訴我自己,我要用這種方法做bass! 三個月後,我在美國的一場製琴師聚會中遇見了Ralph Novak(fan fret的發明人),我告訴他這個技術在bass上非常有潛力。五分鐘後,我們握手達成共識,他專注把fan fret技術應用在吉他上,而我則是在bass上。

  起初,我在一家樂器行找到了一根長的Low B弦,它沒有品牌也沒有包裝。我用一把Fender的bass,移動上弦整來測試聲音。有趣的是,聲音在弦長36.5吋時,我可以聽到明顯的改善。若是37吋,聽起來就非常的棒。這就是我們開發出37吋 Low B的由來。我們設計了低音端37吋,到高音端34吋的bass。但是,當時我們卻找不到37吋的製弦廠商。

  我設計了一把琴,但卻買不到適合的弦,於是我打給Kaman Musical Strings。他們首席製弦技師,也是位bass手,對我的需求很感興趣,且認為他能幫我解決這個問題。長話短說,我在兩星期後拿到了一打弦來測試,並開始了我們之間的合作。我從未想過進入製弦產業,但我們非常幸運能和他們合作。 這組弦是最專為fan fret技術所設計的,且只能應用在這個技術上,並經過很細微的調校,就像是高階跑車的專屬輪胎一樣。每一條弦的張力都極為平均,音質近乎完美。弦的震盪傳到拾音器發出聲響時,你會很難分別B弦和G弦之間的差異。

  Fan fret用改變弦長的物理方式,就像有個優良的等化器/EQ一樣,演奏時你不需要去修改他的tone,只需要稍微地凸顯就夠了。不少音響工程師和製作人,認為用Dingwall來錄音是件非常簡單的事。許多證據顯示,我們在一開始就有很好的基礎,只是我們生在不好的時機,在Vintage琴當道的浪潮中,我們發想出了這麼前衛造型的bass。二十年後,復古潮漸漸減弱了,樂手越來越能接受我們的設計。

 

 

目前Dingwall有生產左手琴嗎?

  我們目前沒有生產左手琴。當我開始創業時,我遵循Gar Gillies製琴師傅的建議 (他的地位如同加拿大的Leo Fender),而一直有製作左手琴。直到1996年工作室經歷了一場大火,製琴工具都被燒燬,必須重新開始。我們花了1年半才有足夠的工具去生產3把琴,當時沒有辦法再去負擔左手的製琴工具了,一直到如今。但左手琴還在未來的規劃中,拭目以待吧。

 

 

請問什麼類型的客戶特別偏好Dingwall?

我們的客戶很多元,其中特別是,有一些工程師類型的人們。當中有Rolls Royce汽車的工程師,也有NASA的工程師,甚至是微軟的共同創辦人Paul Allen。最近,因為7弦和8弦吉他在Djent樂風中的盛行,而Periphery的bass手Adam “Nolly” Getgood更是這個領域中的王者。Djent樂團的吉他手使得bass手必須用更低的頻率,低音弦有時甚至會到F#,進而對樂器造成極大的壓力。而我們的bass非常適合做F# tuning。直到現在,這樣的需求才漸漸多起來了。

 

 

可否解釋進一步弦長和聲音的關係。

Dingwall的bass聽起來非常緊實又明確。基頻事實上只影響了部分音色,雖然低沉的頻率聽起來不錯,但卻不太明確。分析Dingwall bass的訊號,我們發現有非常多的一級泛音和二級泛音:基頻還是在那,但緊實感來自於泛音。較長的低音弦,使得泛音和基頻更為協調。 相較吉他、鼓或是人聲,Bass的明確性對聽眾有非常大的影響。一把優秀的bass可以給予手指力量,來創造人們的情緒。吉他也許是樂團中的視覺焦點,但傳達情緒就是bass手的責任。未來會有更多bass手更凸顯出來,就像Nolly一樣。在80年代,吉他手就是一切。我現在觀察到同樣的事發生,但這次是在bass上!

Periphery的bass手Adam “Nolly” Getgoo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