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ingwall 2016年訪談

文: Johnny Cheng, GFG music

圖:Dingwall & GFG music

發表: 05/24/16

 

我的團隊執著於把事情做到最好。

 

最近有越來越多的廠商開始製作fan fret的bass,請問你的看法?

我覺得這很好。有更多人接觸到fan fret的優點,對我們銷售也有幫助。

 

 

你可以透露2017年會推出的新產品和計劃嗎?

2017年我們會推出6弦的Combustion和NG2,還有量產型的D-Bird。這些設計都已經完成了,所以我也開始設計2018年的bass,只是在透露之前,我還要再開發一段時間。

 

 

你可以介紹新的FDV拾音器嗎?這和之前的拾音器有什麼差別?

FDV拾音器採用Alnico V磁鐵,之前的是採用Neodymium。這會有更多我們熟悉的清脆高音和更多的中低頻。這是較甜的音色。

FDV pickups

你覺得single cut的設計適合你的bass嗎?

我們測試過single cut的設計,但只停留在原形的階段。我們覺得bolt on neck的設計還是較有優勢。我們感覺single cut的優勢,在neck through或是set neck上會比較明顯。

 

 

為什麼Dingwall的電路室這麼整齊?

我的團隊執著於把事情做到最好。整齊線路是更穩定可靠的,且當問題出現時,很容易找到。這代表我們非常在意我的bass,就算是平常看不到的部分。

Super J的電路室

我們看到很多你的設計受跑車的影響。這個原因是什麼?

當我還小的時候,北美路上有很多的Hot Rod車款和Chopper摩托車,這給我很大的影響。當時有很多街道賽和直線競速賽。車子是身份地位的象徵,若你有台好車,人們會更尊重你。Hot Rod,Chopper和電吉他都是在南加州被發明的,你還是可以看到他們對彼此的相互影響。

Sheldon Dingwall和跑車

你的夢幻車是什麼?

我心中有很多夢幻車。比如說早期的DeTomaso Pantera,還有Lamborghini Huracan,新的Maseratis,Corvette還有Mustang。我現在開的是一台紫色的Cadillac CTS,這是很棒的車,我非常愛。很有趣的是,Cadillac在80年代被認為是頂尖的豪華車,但2000年之後卻漸漸被遺忘了。前陣子我在NAMM show遇到Schaller的老闆Helmut Schaller,他希望邀我去德國,開他的Cadillac載我上無限速公路Autobahn。我很訝異德國人對美國車這麼狂熱!最近雜誌上登出了Cadillac的新型概念車,我看了好興奮啊!

Sheldon Dingwall和他的Cadillac CTS

D-Bird和Lamborghini

你的製作團隊看起來非常堅強,你可以介紹一下他們嗎?

Jeff Frey協助許多管理層面,琴體組裝、設計電路和技術支援。

Paul Hillarie做琴體的打磨、烤漆和磨光。Paul是個天生的製琴師,所以他也做許多需要精準度的特製品。

Ryan Marshall做琴體的切割和細磨,也負責檢查所有加拿大製bass。他bass彈得很好,所以我們也依賴他的經驗和耳朵,來測試新的產品。

Joey Lorer負責木材管理,他擅長挑選出木紋最明顯的區域來做琴身。當你看到我們bass的top時,你會感覺它好像自然長成bass形狀。

Jeremy Dern纏繞並組合拾音器,也做fret和組裝加拿大製的bass。 Quinn Peterson和Mike Kuzub負責Combustion和NG2的fret和設定。

Joel是我們的新夥伴,協助我們銷售和網站更新。他爵士吉他彈得很好。

Jeff Frey

Paul Hillacre

Ryan Marshall

Joey Lorer

Jeremy Dern

Quinn Petersen

Joel

除了bass之外,你未來還想設計什麼?

最近我的生活是越來越忙了,我還需要去設計吉他。日後我蠻想去嘗試設計製作傢俱,也想做一檯摩托車。過去我設計過腳踏車零件、長滑板和醫療用具(當我去滑板受傷時)。

Dingwall設計的長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