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ames Jamerson 1979年專訪

「常有貝斯手從各地打電話來,想要知道我用什麼類的配備、貝斯、琴弦之類的。我會告訴他們,那不重要,重要的是感覺。琴弦不能做音樂,是感覺。全部都在這裡,在心裡。」

James Jamerson 1979年專訪

文:Guitar Player Magazie   譯:GFG Johnny   圖:Web

 

以下為1979年Dan Forte(簡稱DF)對James Jamerson(簡稱JJ)的訪問,當時收錄在Guitar Player Magazine。

DF: 這些無數的Motown流行唱片裡的貝斯編曲都是你的構想嗎?
JJ: 是阿,他們會給你一張和絃譜,然後說:「就靠你了!」我只會拿到一張用鉛筆寫的和絃譜。他們像Nashville那邊的人一樣用數字系統記譜,就是用羅馬數字代表和絃,像是I、V等等。

DF: 你一開始是怎麼接觸到Motown音樂的?
JJ: 喔,50年代晚期我都是彈直立式貝斯,當時在Berry Gordy的第一任妻子的錄音室跟其他人彈伴奏。Berry聽到我彈的編曲後就愛上了這些編曲,然後他問我有沒有興趣成為公司的一份子,我就答應了。

DF: 直立式Double貝斯是你的第一把音樂樂器嗎?
JJ: 是阿,我在1954年高中的時候就開始學了。我用直立式Double貝斯彈伴奏彈到1961年為止。

DF: 從直立式貝斯變成電貝斯的過程會很困難?
JJ: 不會,只是需要一點時間去抓到琴頸的手感,因為電貝斯的琴頸比較細,你知道的。我花了大概兩週的時間吧(笑)。我在1961年買了我的第一把Fender Precision電貝斯,那時是為了跟歌手Jackie Wilson去做巡迴表演。我跟Jackie表演了幾乎一年的時間。

DF: 一開始對你的貝斯有影響的大多是爵士樂手嗎?
JJ: 對阿。一些現代爵士樂手,像是Percy Heath、Ray Brown和 Paul Chambers。我當時都是跟一些大人物合作,像是鋼琴手Barry Harris和Yusef Lateef(長笛/雙簧管/薩克斯風)。我高中的時候在一個爵士樂團裡彈舞曲,就是現代爵士結合一點Bebop的音樂。那是在常春藤的那段時期。

DF: 在你開始彈搖滾樂和搖滾靈魂樂的那個時期,你是從哪裡受到非爵士樂的影響?
JJ: 那是不知覺的吧。但的確我曾經跟一些藍調樂手合作過,像是John Lee Hooker和Washboard Willie。還有,我是在浸信會家庭長大的,所以我也聽了很多Gospel。

DF: 你在韋恩州立大學的正規訓練有在演唱會派上用場嗎?
JJ: 有阿,因為我彈了一段編曲之後,他們會叫一位編曲者寫出來。於是,我一要巡迴表演,我就必須重學,然後把編曲背好,因為我每次彈的都不太一樣。

DF: 你常和Motown團做巡迴表演嗎?
JJ: 我巡迴直到64年,然後完全結束。我從63年就沒有和The Miracles一起巡迴了。直到我離開巡迴前,Motown的人沒想要錄下任何東西。

DF: 在那段期間你有幫其他唱片公司錄音嗎?
JJ: 我沒有幫其他唱片公司做太多事。我們那時候被告知,如果我們兼職的話會被罰款。其實公司如果因為這樣處以罰款是不合法的,但我當時並不知道。我的確有在Chess唱片公司幫一些合唱團做一些事,那時候我們只有錄一些節奏,但實際上我從沒聽過那些唱片。

DF: 會有很多貝斯手問你彈奏貝斯的訣竅嗎?
JJ: 都有貝斯手從各地打電話來,想要知道我用什麼類的配備、貝斯、琴弦之類的。我會告訴他們,那不重要阿,重要的是感覺。琴弦不能做音樂,是感覺。全部都在這裡,在心裡。

DF: 你還有在用Fender Precision貝斯嗎?
JJ: 有阿,沒有其他貝斯能彈出和Precision一樣的聲音。我會把它裝上La Bella的flatwound弦,我覺得這種弦比原來貝斯上的Fender弦還要好。

DF: 你用的是什麼樣的音箱?
JJ: 我有一台Ampeg B-15彈伴奏用的音箱,我在演唱會上都會用。現在巡迴公演我會直接把B-15和PA接在一起。

DF: 你都怎麼設定音色旋鈕?
JJ: 這要看製片人跟伴奏。有一些人喜歡把高頻調高,而我喜歡低頻,因為這樣會讓唱片聽起比較豐富,會有比較圓潤的音色及渾厚的聲音。

DF: 你擁有多少把貝斯?
JJ: 四把。我有一把德國的直立式bass、一把Fender五弦、一把Hagstrom八弦和一把Fender Precision。我已經被偷了兩把Precision了,現在這把是63年的時候買的。當我一拿到它,就馬上把Fender弦換成LaBella弦,然後從那時到現在就再也沒換過了。你不需要一直去換弦,不然音色會跑掉。就像新車一樣,開越久越順。

DF: 你有使用任何效果器嗎?
JJ: 沒有,除非人家要求我才會用。一切都是靠手指,老兄。我覺得貝斯不應該聽起來不像貝斯。貝斯聽起來就該像貝斯。

 

DF: 你曾經有用大拇指做出slappin的效果嗎?
JJ: 我沒有很迷那個,但我兒子倒是很迷。我可以不用靠敲打做出一樣的聲音,那是要看拉弦的方式,我只要用食指就可以了。

DF: 你會教你兒子怎麼彈嗎?
JJ: 喔,我會跟他坐下來彈給他看。他自己會發現一些技巧,然後來問我這樣彈對不對。

DF: 你會給初學者什麼建議?
JJ: 喔,我覺得你應該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彈直立式貝斯。這可以幫助你的手腕、手指、指關節更強健有力。

DF: 你還有在練習你的直立式貝斯嗎?
JJ: 嗯,我不練習的(笑)。我只有要上演唱會或伴奏的時候才會練習。

DF: 你比較喜歡在錄音室工作還是現場表演?
JJ: 由於我已經在錄音室待了很長的時間,所以有時候我還是需要出去走走。我喜歡出去換個環境,尤其是價錢也理想的話。因為這比較容易一點,就算你犯了個錯,你只要繼續彈下去就對了。

DF: 你現在都聽哪些樂手?
JJ: 嗯,我從不會聽太多其他樂手,我就是創作我自己的東西。廣播裡的東西是別人的,那是舊的,我會試著想出一些不一樣的東西。我目前聽到其他人的都是已經彈過的。大部分的貝斯手並沒有在用貝斯表演,他們就只是在彈貝斯而已,他們並不是真的在表達什麼。那就只是一大堆花招而已,事實上我並不認為他們知道他們自己在做什麼。有很多我蠻喜歡的年輕人會仿效我,大部分的年輕人會試著學Stanley Clarke或是Larry Graham。

DF: 你現在有多常待在錄音室?
JJ: 要看情況,現在已經不像以前了。我必須每天早上九點進錄音室,然後隔天凌晨三點收工。

DF: 你還有持續在創作你自己的部分嗎?
JJ: 有時候。有一些樂團領導會用寫好的貝斯編曲來做伴奏。他們現在都想要用好聽簡單的。

DF: 還是會有很多人指定要求「James Jamerson」的聲音嗎?
JJ: 會阿,聲音加上我的名字。

DF: 你認為你得到這麼多邀約是因為製片人想要你獨特的音樂風格,還是因為你有能力做到他們要求的任何曲風?
JJ: 我不知道(大笑)。我想兩個都有一點吧。

DF: 你認為Motown的唱片自從唱片公司從底特律搬到洛杉磯,聽起來開始不一樣了嗎?
JJ: 是阿,完全不一樣。他們已經失去了該有的音樂風格了,老兄。他們為了找一些與眾不同的東西而搬到洛杉磯,卻什麼也沒找到。而且一直以來,所有人都在尋找他們曾經擁有過的音樂風格。

全文完。